找工作期间我曾拿到谷歌、网约车巨头 Lyft、最大的点评网站 Yelp、云计算独角兽 Rubrik、IBM 人工智能部门、摩根大通等公司的 offer。如果你正在找软件工程相关工作---特别是非计算机专业背景的人们——我希望我的故事可以激励你。

简介

你可能会想:怎么可能 8 个月就做到?

在这篇文章中,我会详细介绍我的决策过程和思考过程,也会提供更多的阅读资料。

首先,我必须承认,很多因素赋予我很大优势:我是个白人,直男,本科就读于美国排名前 20 的高校,旧金山湾区工作的三年也让我积累了自己的人脉。

每个求职者的故事都不太一样,希望我的故事也能对你有所启发。

决定冒险

2018 年 7 月 29 日,我做了一个不理智的决定。

当时我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去一家快速增长的广告技术公司担任办公室主任,二是参加编程训练营。办公室主任的薪水颇丰,发展稳定,似乎还是进入硅谷工作的快速通道,而编程训练营看起来代价又高、风险又大。

6 月 24 日,也就是做决定的 5 周前,我才用 JavaScript 写下了我的第一行代码,但也并没有成为一名工程师的打算。本科时,我读的是经济学专业,过去三年在一家非营利机构做非技术管理咨询的工作。在湾区,有些职位要跟工程师一起工作,学代码只是因为我想让自己应聘这些职位时更有竞争力。

事实上,成为一名工程师像是天方夜谭。尽管我之前听说过许多人用一年时间通过编程训练营自学了编程,但我还是很难相信自己也可以达到同样水平。

据我了解,大多数工程师本科专业就是计算机科学,他们有着多年的工作经验,还会讲一门外语,我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这么多东西呢?另外,要是我选择学习编程,我就要换行,为一个不确定的回报冒这么高的风险,值得吗?

办公室主任一职,则更像是梦想实现了:薪水比预想的要好,而且公司正在筹备不久后的收购计划,我将参与这一计划,几年后我也有望管理自己的部门。

但是,开始编程后,我就不想停下来。我热爱技术挑战,喜欢迎难而上。我还发现,发展第二个专业技能让我做足准备,准备开启一段不平凡的有影响力的职业生涯。

我内心里也有个声音在问:成为一名工程师会不会既能提升专业度,又能完成个人转型?如果我能学会编程,有什么是我学不会的呢?正是这种学习态度,支撑我坚持走完了整个旅程。

我选择了线上的编程课,连续三周每周编程时间不低于 40 个小时,之后我向 Hack Reactor (被誉为“编程训练营中的哈佛”)提交申请,想试试看我是否能成为其中的一份子。侥幸通过测试后,同一周,我拿到了办公室主任的工作 offer。

思考了 72 个小时,我最后再次查看了自己的银行账户,算了算 Hack Reactor 项目结束后,我可以支付三个月的房租和生活开支。我想,三个月时间足够我找到工作了。

于是,我选择了编程训练营。

我给广告技术公司打电话拒绝了他们的 offer。挂断电话后我的情绪很复杂,一方面我很害怕:我可是为一个疯狂的决定放弃了一生仅一次的工作机会!另一方面我又激情满满:为了不让自己后悔,冒险前进吧!

没过多久,我的激情就消耗殆尽了。不过再没有回头路了:我已经踏上了冒险旅程。

学习编程

“你不必一开始就优秀,但你要开始变得优秀。”— Zig Ziglar,国际知名演说家、作家

Hack Reactor 和其他一些编程训练营都力求在三个月内完成传统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需要四年才能完成的教学任务,以让学员具备竞争一线软件工程工作的能力。

目标很宏大,所以得分秒必争。三个月的课程安排中,一周 6 天,一天上 12-14 小时的课,时间很紧,所以我们每天都要做大量任务。

每次收到任务时,我都会心里一惊:这根本不可能在截止期限内完成!我连从哪儿下手都没有头绪。但很神奇,每次到截止期限时,我总是能想出来或基本想出来一个解决方案。

经历足够的震惊与不可能之后,我开始感到一丝丝的激动:挑战看起来有多不可能,找到解决方案的时候就有多心满意足。

Hack Reactor 不仅仅教授编程知识,它还会教给我们咬紧牙关坚持的精神,以及成长型思维,过程十分令人激动。

我仍然怀疑自己是否能在存款用完之前找到工作,于是我养成了最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

充足的睡眠才能保证学习效率,所以我规定了严格的睡眠时间。

为了缓解经常性压力,每隔一天我都会锻炼身体促进健康支持学习

为了提升记忆力,让每一天的学习都比前一天有进步,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复习核心课程,思考哪些事情做得比较好,哪些还不够好。

最重要的是,为了在一个如此紧张的安排中保持基本健康水平,每天早上上课之前我都会花一个小时来做禅修慈爱冥想

有的人可能会对最后一个习惯感到惊讶,但是有充足的证据表明“冥想能改善健康”,尤其是慈爱冥想。它帮助我保持对编程学习的好奇和愉悦,缓解了我面对编程学习挑战和工作的不确定性时的忧虑,对我来说十分有价值。

因为交通问题,我没有选择面对面授课。所以尽管我离校园步行只需十分钟,我仍然选择了网课。因为我上课无需通勤,吃饭方便,公寓环境十分安静,所以,我每天多出了 90 分钟不被打扰的深入学习时间

刚开始的 6 周,有两天是在未完成代码库的基础上,进行结对编程冲刺。两天时间里,我们重写了JavaScript Undercore 库,从零开始建立了基础数据结构,学习了面向对象编程和函数式编程,计算了时间和空间复杂度,构建了一个包含从客户端到服务器端到数据库的全栈应用。我们组有 24 人,每天视频会议时间不下 10 小时,逐渐成为朋友,可以互相开开玩笑。

学习了三周以后,我担心我可能不会通过中期考评,所以我给未来的自己写了一封信,告诉自己要想通过考评需要如何做。

我提到了我现有的生活和学习习惯,又增加了一些新的习惯,比如,如果没有能力在脑海里给一个虚构的小女孩(费曼学习法)解释核心代码,那就要复习这些我没有完全理解的代码,直到有能力给她解释为止。

3 周以后,在 24 小时内,我从零建立起了自己的第一个全栈应用,出色地通过了考评。大学教育十分重要,但这里的教育是另一种体验。

第二个 6 周里,有更多的自由形式小组项目。我从正向偏差中汲取灵感,追随着训练营营友的步伐,跟他们进行了交流。这些营友找的工作都十分成功。根据他们的指导建议,我设定了严格的 deadline 以应对巨大的技术挑战,在求职市场上挑选出最受欢迎的职业技能,例如能使用 Docker 和微服务系统工作,在不同的项目中扮演不同的角色。我还请一个营友对我进行了一次辅导,我用两天时间成功运行一项新性能,这位营友刚开始却花费了数周时间。

Hack Reactor 会从每支队伍的毕业营员中雇佣一些作为短期兼职助教,来支持全职员工的工作。毕业以后,我在这里担任了 6 周的助教,每周工作 35 个小时。工作内容包括:帮助制定课程安排、进行独立调研、基于调研结果帮助在找工作的营员、面试前来应聘的候选人等。

我跟训练营负责人商量只做 6 周的助教,而不是通常的 12 周。助教工作让我接触到了新的课程,同时也让我兼顾找工作和全职学习两件事,没有太多耽搁。非常感激能在助教工作中学习,助教工作确实进一步加深了我自己的学习,开出的薪水也足够我两个多月的开支,极大地缓解了我的压力。

求职旅程

给我工作 offer 的公司

12 月 7 日,距离我写下第一行代码已经过去了 165 天,我的 Hack Reactor 训练营也结束了,剩下的存款还够我承担 4 个月的房租和生活开支。训练营告诉学员要预留 6 个月的时间来找工作。倒计时正式开始!

即使困难重重,我还是想要放手试一试,所以我给自己制定了以下目标:

  • 拿到的薪酬在训练营排名要在前 25%,目标是年薪超过 12 万美金
  • 工作尽可能具备最刺激的学习体验,希望职位既能让我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也有机会接触到行业大牛
  • 工作团队和公司的文化以技术为重,同时要以人为本
  • 工作要有趣也有意义
  • 要做后端开发工作,至少要是全栈开发(大多数训练营毕业生都是从事前端开发工作)

我从未设想过我的目标能全部实现。我知道找工作一定会像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

通过在 Hack Reactor 这段短时间的学习,我的基础并不扎实,但是在去一流公司面试之前,我还有几周时间可以全心学习。

而且,我可能会面对数不清的拒绝。尽管有调查显示,在面试中,训练营学员跟四年计算机专业科班出身的学生表现一样优秀,大部分公司仍然不愿意聘用从编程训练营毕业的学员。软件工程面试中牵扯到的话题范围特别广泛,这也让我根本没办法面面俱到地准备。

等到求职之旅终于尘埃落定时,我总共申请了 44 家公司,其中 41 家是熟人帮忙介绍的,遇见了 14 次或编程挑战或技术电话面试,其中有 8 次进入了现场面试。截至 2019 年 2 月 15 日,我共收到了 7 个 offer。这距离我写下第一行代码,已经过去了 245 天。

有 16% 的工作 offer 都是在我第一次写下代码 8 个月后拿到的

开始找工作,从失败中汲取教训

“学习不是偶然获得的,必须保持热情,勤于钻研”—— Abigail Adams,美国第一夫人

刚开始找工作的几周是最艰难的。12 月一整月,我只获得了几个编程测试机会,只拿到了 IBM 人工智能业务部的面试机会。

前两个编程测试的反馈就不如人意,我做的时候超时了,还被告知我的代码“准确性不够,性能也不够高”。

第三个编程测试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但我仍然心跳加速。我在时间结束前几秒完成了测试,却没来得及点击提交!

我告诉自己量变才能引起质变,现在我需要积累。每天早上一个小时的慈爱冥想结束后,我都会花一分钟提醒自己两件事:

  • 第一,目标确实给人方向。但如果只关注目标,在面对自己当前的水平和想要达到的目标之间的巨大差距时,我就会十分不满和沮丧。我要养成不被目标束缚的习惯
  • 第二,我认为,不管面试的是什么工作,经历的真正价值在于个人提升而非专业提升。我很幸运,能用几个月的时间全职学习如何学习,我现在也完全沉迷于此。

我知道失败是成功之母,但前提是得认真对待失败。每次编程测试或者面试失败后,我都会反省,然后在我的文本编辑器里再次开始解决问题,直到完全解决。面试时的一个需要在 20 分钟内完成的任务,我在 3 天内花了 9 个小时来解决!

每解决一个问题,我都会记录下新概念和灵光一现的时刻,把它们看成是宝贵的思维模型。我希望在面试时匹配到相应的模型。我会按照记忆重复间隔定期回顾它们,以便形成长期记忆。

如果问题涉及新的编程句法结构,我会把问题按照时间紧急程度重做一遍,这样才能保证,面试再次碰到这些问题时轻松应对。

这些习惯不仅仅是增强了我的记忆力,还帮我建立了自信。我不知道在积蓄花完之前能否找到一份工作,但我知道哪怕是最令人失望的经历也在帮助我变得更好,这种感觉让我知足。

我的每日规划十分平稳,一周不少于 5 天,每天 8 小时:学习或者面试,总结失败或者成功经验,思考,重复。 面试中我可能会遇到诸如数据结构、算法、前端 DOM 操作、系统设计等等。按照这些可能,我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学习计划以便面试时呈现最佳状态。之后我会预估接下来的面试遇到各种类型考题的可能性有多大,评估自己的面试表现,决定下一步的学习任务。

为了确保用到最好的学习资源,我按照主题分门别类,整理了其他学习者们推荐的各种资源,列成清单。需要学习这个主题时,我会再去谷歌快速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资源可以更新到清单上,然后找出最好的一到两个资源进行深入学习。前一天我会做好各项事件优先级排序,第二天就能确保,清晨冥想之后,进行 2-3 个小时的不被打扰的深入学习。

每天我还会花 2-3 个小时寻找目标公司,找出重点目标,然后投递简历。每次投递简历花费的时间比我预想的要多,而且可供我选择的一流公司的数量有限,因此,我尽所能通过以下方式提升我从投递简历到拿到面试机会的概率:

我几乎把所有投递简历的过程当做实验,希望投入时间带来的回报能不断提高。我的好习惯也帮了我很多——把已投递简历的公司写入表格意味着,在我被拒绝之后,我可以立即寻找下一个机会。

我也尽可能地安排好时间,首先面试一些不那么想去的公司,缓慢推进意愿度高的公司的面试进程,比如谷歌。

IBM 的面试(包括一次电话面试和三次现场面试)是我坎坷求职之路上的转折点,给我上了一堂课,教会我如何处理不确定性。。

每次面试一开始,我都会经历那种现在无比熟悉的感觉,默默对自己说:我不知道怎么做。 但我每次都会深呼吸,提醒自己:在家里,从不知所措到想出解决方案都如此有趣,所以,在这里——挑战更大,工作触手可及——想出解决方案的那种感觉该会有多美妙!

前两次面试之后,我猜想也许我的热情和学习导向的态度是具有感染力的。面试官当然知道我并没有一开始就找到答案,但他们似乎很享受我在接近解决方案时话语间体现出的活力。

面试结束离开 IBM 的时候,我给自己加油打气:就算没有拿下这份工作,我也很享受压力下的思维提升。我坚信这种信念会帮助我找到工作。

幸运的是,12 月的失败浇灌了 1 月的成功之花。

良好势头和早期成果

“最艰难的日子过后就是你人生的高光时刻,继续前进吧。” —— Roy T. Bennet

在 1 月的第一周,IBM 打电话通知我被录用了,具体的正式录用细节会之后另行通知。“我可以利用一下这个 offer 吗?” 我问自己。随后我跟谷歌招聘人员分享了我拿到 IBM offer 的消息,他回复说让我跳过电话面试直接现场面试。

突然我就引起了招聘人员的关注。我立即跟所有我正在联系的公司说我已经拿到 IBM offer 的消息。新年伊始,整个找工作的节奏就这样被调动起来了。

第二周,去参加摩根大通的四场现场技术面试时,我第一次信心满满,甚至还提前完成了任务。12 月的辛苦付出终于有了收获,我欣喜若狂。

几天以后是谷歌面试,难度令人咋舌。第二场面试涉及到异步 JavaScript promise,我发挥得很差。

午饭休息时间,我在休息室里花了一点时间稍作休整,判断了一下形势觉得自己无望拿到 offer,我决定把目标调整成尽可能地从失败中多学经验。 我知道晚上回家后我要做个事后总结。但同时我也想挑战一下,看自己在如此高压环境下能保持几分镇定与平静。毕竟,面试谷歌多么令人激动。

这样的想法把我从慌乱状态中解救出来,下午的表现可圈可点。离开的时候,我甚至抱有一丝希望,觉得谷歌会给我 offer。

根据事后总结的习惯,回到家后我找到关于 JavaScript promise 的线上资源从零学起。第二天我又参加了三次电话面试,表现一般。

面试一家安全创业公司时,我表现很好;但面试一家小型能源创业公司时,我表现很差。电话面试 Rubrik——一家云存储独角兽公司——又给了我极大的信心。

Rubrik 的面试问题也是关于 promise,比前一天谷歌面试的还要难。但因为我前一天晚上的总结,现场创新,在面试结束之前刚刚完成。

面试官说我是他们面试的第一个编程训练营出身的人——他们之前只从名校招人——并且他们一点都不相信我从去年夏天才开始写代码。我开心得甚至在房间里跳了几步舞。

过了一周,摩根大通打电话给我,说要录用我,年薪 11 万美金,不包含股票和奖金。但我觉得我不太适应摩根大通的企业文化,而且这个薪资距离我 12 万年薪的目标还有差距。但因为这是我的第一个正式 offer,我还是特别激动,终于有人雇我写代码了!

我开始接到好多来自面试官、招聘人员和各个顾问的电话,结果仍然是有好有坏。谷歌打电话说面试结果仍不明朗,可以去招聘委员会询问;Uber 给了我面试机会;我觉得电话面试亚马逊时表现很好,但没有拿到面试机会;我觉得我搞砸了 Yelp 的电话面试,但却拿到了面试机会。

在一场场的面试中,我非常注意我面对招聘人员时的措辞。那家安全创业公司说他们担心没有办法给出像 IBM 和摩根大通一样的薪水,问我拿到的 offer 开出的薪水是多少。

我几乎都要上钩了,但我停下来想了想之前 Hack Reactor 训练营指导过的关于薪水问题的回答方式,于是我说,“其实我觉得不如这样,你告诉我打算开多少薪资,我看看在不在我的理想范围之内”,“当然可以,我们的薪资起薪是 12.5 万。”

12.5 万美元!这个数字超出了我的目标!

我望向别处来掩盖自己激动的心情,装作正在思考。然后我扭过头,镇定地说:“如果这样的话,我想我们可以进一步谈谈。”招聘人员说:“那好,只要还能谈我就放心了。”我也是,我在心里默默想到。

几天后我拿到正式 offer:年薪 12.5 万美元,外加每年当年市值的 6000 美元的股票期权。但是这些钱根本不重要,我特别中意公司的企业文化,职位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后端开发,还有绝佳的指导机会。团队中 40 个工程师至少都有两年的工作经验,大部分都来自像麻省理工、斯坦福或者伯克利之类的顶尖名校。这些跟我憧憬的工作都十分契合!

但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跟公司谈判,做出最后决定

“高效的谈判者会回顾对方所说的话,并挖掘对方深层的动机……他们拥有无穷的好奇心。”—— Chris Voss国际危机谈判专家

两天后 Rubrik 给我回了电话,我无比惊讶。我也将会是他们聘用的第一个从编程训练营毕业的员工。Rubrik 市值早已达到 33 亿美元,现在是一家炙手可热的新型独角兽公司。我可以和经验丰富的软件工程师共事,工作环境也让人心动。我回复招聘人员说要考虑一下,其实心里早已乐开了花:这么有竞争力的公司也想要我!挂断电话以后我仍然十分激动,差点忘记自己漏接了谷歌的电话。

我深呼吸几下,把电话回拨了过去。招聘人员倒是开门见山:“根据招聘委员会的通知,很开心地通知你被谷歌录用了,我们开出的薪酬是---”

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尖叫声,蹦蹦跳跳进了厨房!天哪!谷歌!那家软件工程行业的标杆公司!他们的面试官是我整个面试经历中我遇见过的最严厉的!他们决定要我了!之后招聘人员告诉了我公司开出的薪酬,事情变得更加不真实了。年薪 16.3 万美元,包括:基础工资 12 万,奖金最低 1.8 万,每年公司股票 2.5 万,总共 16.3 万美元。

我心里想:你们疯了吗?毕竟我最近的报税单上的年薪只有 7.7 万美元。

我给自己放了一下午的假,想着应该没人看到,便在房子周围抑制不住兴奋地跳来跳去。我也给家人打了电话分享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第二天上午,我又回归到辛苦学习当中。只不过这次不是学习算法,而是学习如何谈判。一夜之间,那些在面试过程中指导我的面试官成为了我在谈判中的对手。我觉得自己就像在狼群中求生存的一只羔羊——周围都是专家,几分钟的谈话之间就可能决定我的薪酬能不能多几千美元。

刚开始我很害怕,担心这样做会让自己显得比较贪婪,但 Hack Reactor 的教练态度特别坚定。她说这特别正常,谈判不仅仅是为了更高的薪酬。在谈判过程中,一个人有没有认真思考、是否自信都可以在谈判过程中得到显现。同时也会让老板对你刚进入公司时的工作有所期待。

我发现基本 90 %的工资上涨都是因为有我第一份工作开出薪酬的比较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跟招聘人员和顾问的电话沟通中度过,不断学习为谈判做准备,也在谈判后及时复盘吸取经验。我把希望在谈判中呈现出的内容写在了一页纸上,每次谈判过后也会反思哪部分进行得好,哪部分有待提升,就像我之前复盘面试失败教训一样。

我学着去爱上这个过程。每次谈判都会出现不同的令人着迷同时也令人困惑的问题,涉及层面多样,例如高水平策略方面——有关我分享信息的时间和方式,例如当下策略方面——我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沟通。能解决这么多的问题非常有趣。有时我能在一天中跟多个招聘人员聊天,每次电话沟通既能让我练习新学到的谈判技巧,同时也能让我重新积累教训。

读大学时我就读完了哈佛大学谈判项目的两部分:Getting to the Yes Getting Past the No,对最佳替代方案(BATNA)和双赢解决方案之类的概念非常熟悉。但我还是从 Chris Voss 的Never Split the Difference书中获得最多的灵感拿到谷歌的 offer 以后我又把这本书读了一遍。 另外,我还阅读了 Haseeb Qureshi 写的所有博客,他也是编程训练营出身,把赚来的钱捐给慈善事业。我也会时常跟训练营的职业教练沟通,在我之前,她有着成百上千的谈判指导经验。

Rubrik 刚开始薪酬报价是 16.3 万美元,跟谷歌不相上下。之后,Yelp 打电话过来,上演了剧情大逆转。他们把我申请的职位提升到一个非初级岗,然后给我开出了 16 万美元的年薪,另外还有 2 万美元的入职奖金——第一年总共 18 万美元。

18 万美元和非初级岗,怎么样?

我在 Yelp 面试中表现出了自己的最佳水平——在给定时间内完成了所有任务,为满足新的需求重新调整了代码使之无缝衔接,通过粗略计算评估了系统架构。面试官甚至都因此感到吃惊。但这些并不能改变我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事实。谷歌和 Rubrik 马上就回复说他们会调整薪水。

最终,找工作的最激动人心的部分来了。

Lyft 发邮件说要电话沟通。迄今为止,我的面试最好体验就来自 Lyft,但我觉得我的面试表现不能让我拿到他们的 offer。面试时我几乎是立马就想出了解决方案,但写的代码却始终没有运行出来。后来我又想出一个改进办法,但超时了没有提交成功。每天车轮般的谈判让我身心俱疲,所以我回复给 Lyft 的邮件如下:

“我现在在和好几家公司沟通。你介不介意用邮件直接通知我结果呢?我大概猜到我应该没有通过面试,但即便这样,我还是想从每次面试中获得一两句评价反馈,麻烦你了。非常感谢你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对我进行指导。”

Lyft 的回复只有一行:“你通过面试了。”

什么?我通过面试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以为已经没有希望的最中意的选择竟然兜兜转转回来了!第二天,我们谈定了薪酬:各项加起来总计年薪 21 万美元。

21 万美元!

想一想,这可是 Lyft!这是我朝思暮想可以工作的公司,工资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几个在 Lyft 工作的朋友是我最喜欢的其中一部分人——很难说是因为他们善良还是聪明——我的面试官们似乎也如出一辙。

和 Lyft 确定薪酬后,我告知了每个正在沟通的公司,并且告诉他们我有最后一周的考虑时间,想鼓励他们给出最终确定薪酬。持续不断的谈判让我身心俱疲,我认为有截止期限在,可以大大减少每个公司在我身上投入的时间。Voss 也建议说,截止期限可以作为杀手锏使出。

谷歌给出了 18.9 万美元的薪酬,高于 Yelp 的报价,并且表示会根据 Lyft 的报价重新作出调整。Rubrik 同意电话沟通。Yelp 和那家安全创业公司表示不会继续沟通。我也不打算继续跟进摩根大通和 IBM。Uber,虽然给了我面试机会,却并没有给我发 offer。

Lyft 团队邀我共进午餐,我受宠若惊。不管是谷歌、Yelp 还是安全创业公司的团队都让人特别舒服,但是 Lyft 团队来了九个人跟我一起吃午饭,气氛十分融洽,饭桌上大家谈笑风生,好像我早就已经是团队中的一份子。他们说招我进公司是 2019 年公司的头等大事。一名高级工程师表示他十分乐意做我的导师。此时距离 Lyft 首次公开募股的日期,已经没有几个月了。

在 Lyft,我什么都有了:导师指导、快速成长的环境、以人为本的企业文化、令人激动的工作以及现在如此之高的薪酬。

Rubrik 没有及时给出薪酬报价。谷歌最后的报价是 23.3 万美元,如果算上 401K 养老保险制度和慈善机构项目就是 21.6万美元。因为我的目标就是想拿更高的薪酬,同时也能捐赠更多,并且这一年我将会捐出我税前收入的 25%,所以我觉得这一报价还可以。我也很赞同谷歌的企业文化,并且谷歌把中级工程师培养成一流天才专家的能力依然一流。

我在谷歌和 Lyft 之间摇摆不定,纠结了几天。慢慢地,我越来越觉得,抛开薪酬不谈,Lyft 绝对是我不能错过的机会。经过最后谈判,Lyft 的薪酬定在了 22.6 万美元,包括 13.5 万美元的基本工资,IPO 之前估价 7.1 万的股票,和 2 万美元的入职奖金。2 月 25 号,是周四,那时距离我写下我的第一行代码已经过去了 245 天,我接受了 Lyft 的 offer,为这一段求职旅程划上句点。

在 Lyft 工作的 6 个月,是我最开心的工作时光:团队互相扶持,工作内容吸引人,薪酬待遇也好。但是,就成为一名工程师而言,宝贵之处在于,我爱上了学习。既然我已经为学习痴迷,我就不打算与它分离。

找到一份软件工程师工作

我把之前用来准备面试的资源列成了清单分享给有需要的人。同时我也会为求职者提供求职指导课程,参加课程的学员需要把自己未来收入的 10% 或者更多投入到高影响力的公益事业。

点击这里获得资源清单和求职指导课程

注意:希望我的私人生活可以跟作为求职教练的生活有所分割,因此我使用了笔名。

在这篇文章中,我给到了详尽的薪酬数目,有两个原因:一,我希望这些信息对于非科班出身的求职者有所帮助,因为他们之中大部分人对此了解甚少;二,详尽的薪酬数目也有助于消除薪酬不平等现象,让每个人都能得到公平对待,尤其是少数群体

反对薪酬不平等现象是 Lyft 一直以来的使命,同时也符合 Lyft 的企业文化。Lyft 在反对这一不平等方面投入了很多努力,每年都会进行三方薪酬股权审计。就在去年,Lyft 官方调查显示“不存在系统性薪酬差距”,这家公司便成为了一家独特的独角兽公司。准确的薪酬信息在很多网站都可以找到,例如 paysalevelsblind,我在文中分享的信息在这些平台都可以找到。

最后,很感谢在这段旅程中一直有很多人给予我支持,特别是求职教练兼谈判顾问 Lena Johnson 和技术导师 Robin Kim。再次衷心感谢大家!

原文:How I Went from Writing My First Line of Code to a $226K Job Offer in Just 8 Months,作者:Jason Ze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