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

初心
0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不断与国际社区交流融合——与全职团队开视频会议,听 Quincy 讲述项目的进展和计划,提出我们自己关于中文社区发展的建议,在 GitHub 仓库开启协作…并且在继自发本地化英文版课程之后,我们也开始在国际社区的支持下逐步本地化其他内容:百科、文章、视频。与此同时,城市社区的线下活动还在继续举办,最近我们也会开始讨论 freeCodeConf 2019。

记得在上次视频会议中,有贡献者表达了担忧:加中文字幕很花时间的,何况我们有那么多视频呢,freeCodeCamp 做这些事情有 deadline 吗?

Quincy 的回答是:有价值的工作都不会容易,但是如果你想想你翻译的视频能够帮助很多人学习编程,你就会觉得所作的努力是值得的。很多人都不相信 freeCodeCamp 只有这么少的人力和财力资源,能够做成那么多事情,但是我们就是做到了。我们没有 deadline,我们只是坚持每天努力。大家也不要觉得有压力,我们在做一件长期的事业,会有很多贡献者参与,如果你感觉到疲惫了,还有其他贡献者会帮助你,所以,希望大家在这个社区里感受到快乐。

现在,让我们暂时把具体的事情放在一边,在这篇文章里我们聊聊两个字——初心。

我想分享我自己的一些故事。

我的计算机教育启蒙来自我的体育老师,听起来像个笑话,但确实是这样。初中毕业后的夏天,在一间狭小的培训室里,面对笨重而神秘的台式电脑,他教我如何使用 Word,Excel,以及百度。好像还教了别的,我想不起来了。课间休息的时候我会迫不及待地玩玩马里奥或者采蘑菇等等小游戏,他玩的好像叫《红警》。

对于高中的计算机课我几乎没印象了,那时候计算机老师常常突然有事,只好让理综老师们来看着我们。不过我记得高一时我拥有了第一个 QQ 账号,逐渐不再打理 UC。

接着就是大学,很遗憾我懵懂地选了文科专业,学校“贴心”地没有给我们安排高数课,甚至计算机课我们学的也是最简单的 Visual FoxPro(毕业后我再也没有在任何地方看到这两个单词的组合)。VFP 我学得很轻松,写程序的初体验让我觉得挺好玩。常常听到理工科的学生们讨论高数和 C 语言考试不好过,我很羡慕他们有机会啃这么有意思的东西。大二那年我决定报名参加 C 语言考试(是国家二级还是三级我忘了),从图书馆借了一本教材来自学,很抽象,然后我就在网上搜历年考试题目以及当年题目预测,做题,对答案,感觉考及格是没问题了。是的,我是用学习毛邓三的方式来学习 C 语言的。那时候学校有提前为考生进行几次集中的上机培训,习惯性逃课的我只去了一次,了解考试基本流程。最后,考试那天,我唰唰唰做完题目,测试运行,通过,然后胸有成竹地提交了。谁能想到因为缺席考前培训,我的提交方式不对,最后与证书擦肩而过,也没再继续考了。

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英语老师,我喜欢那份工作,但是因为觉得自己沉淀不够,怕误人子弟,所以很快我就辞职了。而后,我先后在电子、建筑这些传统行业工作,没有机会接触程序。2012 年我开始使用微信,可是依然感觉互联网离我很远。我一边跟着前辈们学做我觉得价值不大的工作,适应职场的人情世故,一边思考人生的意义,不甘心在封闭的圈子里消磨激情,却又完全不知道应该去向哪里,甚至不知道在我所居住的城市的另一头,互联网、创业、科技…那么多充满活力的事情正在发生。那时候,他们离我只是半小时车程而已,可是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2016 年,初次遇到 freeCodeCamp,我非常兴奋,连续两个晚上做题目,做到 160 多分,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原来我的代码也可能变成产品。用一句我们熟悉的话来说——这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开始去理解已经用了 4 年的微信究竟是怎样的产品,也不断理解其他的产品,而不只是做一个机械的使用者;我透过网络去和一个更大的多元的世界联结,慢慢接触开源、社区、公益、社会创新、社会企业…这些名词以及各个国家的在这些领域深耕的人们;我逐渐深入地理解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则,学会接纳他人和自己(acceptance),也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可以有许多可能性,再后来,就到了今天,我明确了自己现阶段想去发光发热的领域:公益+教育,回归曾经的“初心”,我的生活也因此坦然明朗起来。

记得今年年初我和胡落阳一起散步的时候聊到一个观点:在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里,人最难得的是自我意识觉醒。 在构思这篇文章的几天里,我回头看,很惊讶自己居然是在 2016 年才开始真正拥抱互联网,如果没有这个改变,我还会封闭多久?这三年中我的觉醒比以往二十多年都更深刻!

可是,在我初中毕业刚接触电脑的时候,如果有人告诉我眼前这台机器不止可以打字、点一下鼠标不止可以采蘑菇、百度不是互联网的全部;

在我大学时期刚开始对编程萌生兴趣的时候,如果有 freeCodeCamp 这样的学习资源和开源社区;

在我工作的前几年努力寻找人生意义的时候,如果能了解到这个时代有许多平凡的热血的年轻人正在被大众所忽视的领域默默贡献,无关名利,只希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点,以及,心安,

这些的觉醒会不会来得更早一点?

或者,还有多少孩子、年轻人和曾经的我一样,因为种种条件的限制,渴望改变却无从做起呢?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教育的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召唤另一个灵魂。”——Karl Theodor Jaspers

将自己这些年所习得的知识、所沉淀的体悟转化成教育资源,传递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希望为他们的生活带来好的改变,这是我的“初心”。

freeCodeCamp 的“初心”也是这样,它成功打造了一所“社区大学”(Community University),所传递的知识和体悟来自成千上万的贡献者,他们在帮助完善课程,在论坛回答问题,在 YouTube 上传视频教程…甚至曾经从这些免费的教育资源受益的人们,在求职成功之后,会把他们的经验写成文章,在 News 分享。

我们希望:每一个人,无论在何地,只要他能上网,就可以学习编程。

Quincy 在最近的一次 AMA 中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是什么让你一直保持动力运营 freeCodeCamp 这个非营利组织呢?

我们最终需要战胜的敌人是我们自己。

这并不容易,有些早晨,我只想陪我的孩子们玩耍,或者玩玩我的 PS4。

但是这个时候我会想到世界各地那些正在学习编程的人们——他们正在经历我 30 多岁时从一名只会在网上搜索的老师转行成为开发者的过程,我希望他们在学习编程的时候比我少走些弯路,可以快些找到开发者工作。

而且,我拥有许多人没有的优势:我是男性,在美国属于中产阶级,我会讲英语。如果我没有这些优势,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从一名老师转行成为开发者,也许我会成为一名卡车司机或者在工厂里工作,起跑线低很多。

所以,当我想到那些人能够从我的工作中受益,我就觉得充满力量,继续保持专注,继续推进我的工作。

这是一位怎样的创始人呢?大家如果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话,可以从他的社交媒体、文章、播客、AMA 等内容中去感受,我在这里分享一些自己了解到的信息吧:

在刚创立 freeCodeCamp 的时候,Quincy 将自己之前工作近十年的积蓄(约 15 万美金)投入到这个项目;许多学校、企业、编程培训机构在使用 freeCodeCamp 的课程;freeCodeCamp.org 的活跃度一度超过 Coursera、Udacity 这些估值十亿美金的平台,Quincy 却始终保持项目的非营利性质,所有内容始终免费;他从社区中招募的 6 个全职员工曾经都是非常活跃的贡献者,如今团队成员分布在 7 个国家,沟通全在线上,这些成员都有很强的自驱力,对于项目的使命也有极强的认同感。

我非常欣赏 Quincy 对于社区贡献者的尊重以及对于学员的真诚鼓励。本文开头提到的视频会议,当时全职团队在香港一起工作一周,组织了一次与中文社区贡献者们的会议,时间是晚上 10 点半。Quincy 那几天因为倒时差 10 点就睡了,被我们叫醒,非常疲惫。他站着和视频那头坐着的贡献者们打招呼,然后我们提醒他可以坐着聊,但是他为了尽可能展示清醒热情的状态,始终坚持站着,会议时长大概 1 个半小时,最后他两腿不停地交换站立,坚持到会议结束又赶紧回去睡觉。

在 Quincy 的这场 AMA 里,我最喜欢他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你以后会让你的小孩不去上学,而是在家里教她们吗?

如果家里有很多小孩,并且家长能够在家教学的话,那么家庭学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在公立学校学习对提升小孩的社交能力和情商很重要。即使公立学校有一些不足之处,但是我自己从那里学到很多。 如果我当初就读于私立学校,我可能接触不到很多社会现实。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们在虚幻的泡泡中长大。

在虚幻的泡泡中长大,这是什么意思呢?可能她的每一位同学都是家庭条件优渥的小王子或小公主,她没有机会遇到一位交不起学费,午餐时间躲在角落里吃馒头的同桌,她会以为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和她一样享有便利、富足的生活资源与教育资源。可是这个世界的现实不是这样呀,当她成年之后,能够处理好现实带给她的冲击吗?

BTW,我不相信一个从来没有体验过贫穷的政府工作者在起草政策的时候会从穷人的角度考虑。

现在,试着回想一下,有没有一些瞬间,让你觉得一个虚幻泡泡被戳破了呢?

我先分享一些吧:

去年 12 月,在北京,Quincy 跟我说尼日利亚农村的一位小伙子因为买不起电脑而在一部老式诺基亚手机上学习编程(后来他成为了一名安卓工程师,与哈佛、MIT 的人们一起远程工作),并且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这样学习的,那时候我刚买了自己的第二台 MacBook。

今年 5 月,我在杭州参加 ChangemakerXchange 亚洲峰会,主办方每年会从近 1000 个申请人中选拔 20 名参加这个活动,这些参与者都是关心世界的很善良的年轻人。在一次讨论中,一个正在缅甸运营非营利组织的泰国男生问我们是怎么学习英语的,两个新加坡朋友和一个北京小姑娘说她们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有英语课了,我说我在四川,是从初一开始学的。我以为那个男生会说他是从高中或者大学开始学,然后他告诉我们他是一年前在一个难民营里面初次学习英语。

6 月,我和团队在香港工作,每天晚上我们会在晚饭后去维多利亚港暴走,尽情感受这座多元、包容的城市。有一天晚上,我回到酒店,吹着空调,打开 Facebook,看到一条新闻:一对难民父女在试图游到美国的时候不幸溺亡,孩子才一岁多,她的妈妈当时就站在岸边看着这一切却毫无办法。

最近我从实务学堂创始人的一篇文章里读到:根据 REAP 乡村教育行动项目的统计,贫困地区的农村学生,63% 从来没有迈进过高中的门,更不要说大学;而国统局的数据显示有近千万的 16-18 岁的孩子,已经成为了新生代农民工,构成农民工群体的 3%。我曾经是一名留守儿童,5 月我回老家看望初中时的一位老师,他跟我说快 20 年过去了,老家的小孩们依然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

在看到、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总是觉得难过而无奈: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们,我无法帮助他们所有人。

所幸,我们有很多善良的朋友,在世界各地关心难民、农民工、孤寡老人、留守儿童…而我们选择了编程教育这个领域,那我们就尽最大努力在这个领域做好啊,去帮助尽可能多的人啊。

我很赞同 Quincy 说的,freeCodeCamp will help people at scale: 我们希望帮助很多人一点点,而不是帮助很少人很多,因为我们的资源有限。 事实上,一个真正渴望改变的人,只需要我们给她一点点帮助、指引,她就会沿着改变的路走下去,并且,有时候她还会转过身来指引别的人。

之前我们有向 Quincy 建议在中国举办一场 freeCodeCamp 全球峰会,他马上否决了,原因是他不觉得那些学员能够千里迢迢来参加一场大会,然后回去就能找到工作了;他也跟我说他不会再去参加大会了,宁愿每天坐在电脑前工作,能在线上沟通的就尽量不要见面,建议我也这样,我当时很不理解,告诉他线下活动的诸多好处,后来我明白了:他的心里装的是 help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at scale。

在这三年里,我,或者我们,有很多思考,或者已经做了很多尝试:

想办一场非常极客非常 fancy 的大会,花大量的时间筹备会务、谈赞助;

想在很多城市甚至高校都建立起 freeCodeCamp 社区,让我们的学员能就近交流更有归属感;

想帮助城市社区组织者提高领导力,制定完整的社区运营制度;

想鼓励开发者们帮助公益组织做项目,Code for Good,并且跟各大企业去谈合作;

想鼓励更多人参与翻译协作,招募志愿者、举办工作坊,和他们挨个聊;

想制作短视频,让 freeCodeCamp 一下火起来…

这些想法或行动都非常好,我们从中积累了经验,结识了可以长期合作的伙伴,最重要的是,聚集了我们大家。

那么,我们有帮助到多少需要帮助的人们呢?

毫无疑问,我们的线上课程有帮助一些学员成功转行;我们的沙龙、大会有帮助参与者们交流/提升技术,也有帮助他们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我们的微信群/QQ 群也有为开发者们营造轻松的氛围,找到朋友。我们会继续在这些方面发挥价值。

可是,想想实务学堂里那十多个没有读过高中的正在 freeCodeCamp 学习编程的孩子们,以及近千万的不如这些孩子那般幸运的“新生代农民工”,还有那些和曾经的我一样“不是不需要,只是不知道自己可以编程可以拥抱互联网”的年轻人们,我们会觉得是他们还是那些已经拥有不错的收入的开发者们更需要我们的帮助呢?我们的时间是否花在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上呢?

帮助很少人很多 .VS. 帮助很多人一点点
让好的情况变得更好 .VS. 让不好的情况变得好一点
我选后者。

所以,简化目标,眼下我们最重要的目标是产生越来越多线上内容,让更多人知道 freeCodeCamp,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只要上网,就可以获取这些免费的优质的教育资源。

我仍然想参加或组织特别棒的活动,也想帮助别的公益组织,还想和大家一起搭建一个庞大的活跃的社区网络…我也相信我们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当我考虑到做这些事情需要花费的时间或金钱可以产生非常多的教育资源,那么,我会把它们排在行动计划的后部分。

前几天我在群里说了自己这下半年的时间会主要花在内容上,希望大家有精力的话也参与进来。我相信我们的社区成员中有人想做知识的接收者,同时也有人愿意成为知识的传递者。比如,我们近期在翻译文章、视频教程,那么在组织活动的时候,我们可以尝试鼓励城市社区的成员们协作翻译,这些成果马上就可以成为实务学堂这类非营利组织的教学资源,当然还可以传播给更多学员——这也是 Code for Good 的一种形式。成都社区已经举办过一次线下翻译工作坊,今天下午也通过 ZOOM 组织了线上协作。

时间是每个人最宝贵的资源,建议我们大家在埋头做事情之前,可以多思考一下时间是否花在“初心”上,思考一下优先级,把次要、第三重要的事情与我们的首要目标更有效地结合起来。

在生命的旅程中,能够保持初心的人都是幸运的,祝贺我们:blush: 这不仅需要坚持的毅力,还需要取舍的智慧,共勉!

谢谢阅读!

6赞

赞!

1赞

关于帮助他人

这些年带新人,深切体会到这一点!

关于打工子弟学校

泪目 ——

实务学堂校训:诚实勇敢

我们 FCC 的各类线上资源,能成为如此务实的学校的兴趣课教材,顿时觉得我们在翻译上的付出有莫大的价值

2赞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heart:

2赞

谢谢推荐视频:

文章娓娓道来,引人入胜,感觉 Miya 很会讲故事,是个很有想法的姑娘 :+1:

我也是做教育工作的,对这句话很认同 :handshake:

我想解释一下,我今天会议上主要想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怎么去衡量我们是不是把时间合理的用在优先级最高的事情上,或者说,是不是真的有效做到了帮助到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尽管这个数据很难获取,但是我觉得有总比没有能更好的推动我们前进

1赞

是的,我很赞同你说的需要数据呈现,也肯定会有数据呈现:注册用户数、阅读量…

不是仅仅数据呈现就足够吧,我想表达的是包括目标设定,测试验证,收集反馈,改进迭代等一系列操作。。。这个可能是我受精益创业荼毒比较深,有空再详聊吧